文藝生活

首頁 > 文化建設 > 文藝生活
關國鳳安全家書:你的安全是我最大的期盼
發布時間:2020-07-02 18:15:46     作者:關國鳳   瀏覽量:367   分享到:

一天見到女兒的班主任,他熱情地說:“你在煤礦工作要注意安全呢,從你娃的文章里能看到她對你的擔憂,這篇作文寫的很好,我們讀后非常感動,你有時間也看看吧”。

翻開女兒的作文——《寫給媽媽的一封安全家書》,她在文章里寫到:“媽媽,我知道你很愛我,也想陪在我的身邊,但為了我能幸福生活,你‘狠心’把我留在奶奶身邊,只身到煤礦工作。煤礦一個高危行業,每當從網上看到有煤礦發生事故,我就整夜難眠,擔心媽媽工作會有危險。我也知道媽媽熱愛礦山,如果讓她離開摯愛的土地,我想她一定會像丟掉了靈魂。媽媽,我想說的是,工作要注意安全、按章作業,你的安全是我和家人最大的期盼……”,讀到這里,淚水早已遮蓋了雙眼,工整的字體變的模糊起來。我在離家四百多公里的煤礦工作,女兒從出生到現在的十幾年里,我很少管她,再加上她是一個靦腆的孩子,我們之間的溝通很少,每次休假回家想跟她多聊幾句,但看到她總有寫不完的家庭作業,這個念想就打消了。讓我沒想到的是,她由于思念我,時常關心著煤礦的點點滴滴,這讓我內疚、更讓我欣慰,女兒長大懂事了,理解了煤礦職工對礦山的那份熱愛之情。

拿著這份“沉甸甸”的書信,我想的最多的是,安全對一個家庭是何等的重要,作為煤二代的我,對女兒這份擔憂有更深的體會。我父親是一名煤礦工人,在他工作的年代,井下采掘技術非常落后,多數環節都是人工操作,而且工作環境也很惡劣,危險系數高。為了超額完成生產任務,身為隊長的父親,總是帶頭到生產一線,指揮人員打眼、放炮、安裝支護、排查隱患……,有時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,家里的一切都交給了母親。那時,過了下班時間父親還沒有到家,母親就坐立不安,一次次站在窗口前,望著到家必經的道路,有時我一覺睡醒,母親還坐在燈下,手中雖拿著書籍,但眼睛卻望著漆黑的窗外,一聽到腳步聲,母親立即走到門前,但總是一次次失望的走回。我雖然不知道父親工作性質,但我知道,他一定在崗位上忙碌著。每當看到父親平安地到家,母親高興地又是熱飯、又是倒水,從不提等待中焦慮的心情,父親也總是勸母親早點休息,他說:“你放心吧,工作中我會注意安全”。但每次父親走出家門,母親總是追出去叮囑一句,“下井注意安全,我和孩子們等你平安回來”。

記得這樣一句話,“家是人生的驛站,是生活的樂園,也是我們幸福的港灣”,親愛的女兒,我想跟你說,我愛礦山,也愛我們溫馨和睦的家,為了親人的幸福和期盼的眼神,我會安全工作,不觸碰安全生產“紅線”,讓家人安心、讓企業放心。(小莊礦 關國鳳)

編輯:彎桂清


北京快三开奖